浮光微尘

光速爬墙…求各种无CP粮食…CP吃《火影忍者》柱扉柱、四玖、卡四卡、飞雷神组,《名侦探柯南》新快、柯基、白黑,《惊悚乐园》叹封、伍封、封鸿,《贩罪》顾天……

【剧本】琴鬼

【惊悚乐园】琴鬼

>一个(大概是)中国风的小剧本

>主角原创,没觉哥啥事

>论我是如何一本正经地把单人噩梦本写成了新手教程 冷漠.jpg

>智商低,再也不想写剧本了 冷漠.jpg
 

  【青冢冷,等级15】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年轻的女声飘忽不定,鬼气森森。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随机抽取一张拼图牌。】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北宋年间,随着经济的发展,余镇,这一往日里毫不起眼的小镇也渐趋繁华。然而,频繁出现的闹鬼传闻给余镇蒙上了一层阴影。】

  青冢冷眼前逐渐明亮,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镇映入眼帘。夕阳西下,时间已是黄昏,小镇的街道上依旧行人如织,牵着骆驼的西域商人和挑着扁担的小贩不遗余力地吆喝着,青衫的书生在茶楼门口与友人道别,三五成群的年轻女子踏着轻快的脚步,微微飞扬起的褙子散出阵阵香风。但在繁华的外表下,人们的眉间却凝着化不开的忧惧,若有若无的诡异氛围笼罩着小镇。

  【一名祖籍余镇的官员仕途失意,心灰意冷下提前告老还乡,回到了他进京前的住所。】 

  画面一转,一辆小马车沿城外官道驶入,停在了城北一间三进小院前。

  【此时,距离他将妻子抛下,独自进京为官已有十四年;距离他的妻子郁郁而终,也已十二年了。乡邻故旧按照妻子的遗愿,将她葬在自家院子的西北角;而他在京城有了续弦,可惜的是,那位温婉可人的女子不久前亦病逝了。曾经温馨的家,如今已是一片荒芜。】

  院里杂草丛生,深碧的爬山虎已蔓上楼阁。小院最北边的一进房屋似乎被拆除了,只剩零星断壁残垣。西北角的槐树阴下,土地隆起一个小小的坟茔。

  【他令仆役将院子里的杂草除净,重新住了进去。】

  “他还真敢住……”青冢冷不禁嘴角抽搐。“光是听这介绍就已经很不妙了好吗,这人抛弃了前妻,前妻带着怨气葬在这院子里,十二年后他又住回来了——简直标准作死教程……槐树配怨魂,妥妥的要闹鬼啊。”

  【当天晚上,他数次从噩梦中惊醒。】

  床上的男人一脸惊恐地醒来,喘着粗气,汗透衣衫。窗外冷月高悬,惨白的光把他的脸切割成深深浅浅的斑块。

  “果然是闹鬼——不要啊!我最怕这种鬼魂类的了!换个西幻风的狼人吸血鬼巨龙或者生化危机疯狂科学家什么都行好吗!或者武侠修仙画风也好啊!”青冢冷在心底哀嚎,短短一会儿惊吓值已经超过了30%。

  男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下了床,瞪大了眼睛四处搜寻着,目光在触到桌上放着的一只天青色瓷瓶时猛地一缩,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扑了上去,将瓷瓶一把抓住:“玉儿,玉儿,你放过我吧!……你别恨我啊,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一直记着你呢……你瞧!你当初送给我的第一件东西,我一直留着呢,留得好好的——我没有忘记你啊!放过我吧,玉儿!”

  接着他的声音低了下去,絮絮叨叨地对着瓷瓶说话,显得有点神经质,似乎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

  【第二天早晨,前来敲门的仆人发现了他的尸体。】

  男人用他的腰带悬梁自尽了,青瓷小瓶在脚下碎了一地。

  剧情简介到此结束,青冢冷眨眼间已站在那人自尽的房间里,只是尸体已经不见了,时间也回到了夜深人静之时,月光透过大敞的窗户流泻而下。

  【主线任务已触发】

  她打开菜单扫了一眼,主线任务是“逃离鬼宅”。一回头,那个天青色的瓷瓶好端端地立在桌上。

  就为了这瓶子,她的惊吓值窜上了40%。

  “这瓶儿不是碎了吗?”她惊疑不定,“莫非这是片头CG之前的某个时间点?不,那样片头的情节介绍就有一半是废话了。还是说……这是幻境?或者这俩根本就不是一个瓶子?”

  怕是怕,游戏还是要玩的。青冢冷咽了口口水,强自镇定下来,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不像是常有人居住的样子,不过一橱一榻一桌二凳,床榻上甚至连被褥都没有,桌上的瓷瓶就已是房内全部的摆设了。她走到窗边向外望了一眼,窗户是向南开的,透过窗能看到中庭。

  “月亮好圆啊!而且这天气,晚上还这么热——不会正好是七月半吧?”她想着想着打了个寒战,随即想到不管是中元节还是中秋节,都对这座宅子正在闹鬼的事实没有任何影响。“好吧,这大概不是重点。嗯……这瓶子这么显眼,反倒有点不敢碰了怎么办……什么声音?”

  她隐隐约约听到一些细小的噪音,但太过细微,无法分辨具体内容与来源。不过这声音倒是起到了催促的作用,她不再耽搁,抓紧时间把房间搜了一遍。这里的确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桌上、凳上、榻上、橱顶都积了一层灰。把木质床板敲了个遍后,青冢冷确定床榻并未暗藏玄机;她又搜索了一遍橱柜,在柜底摸出两张墨迹淋漓的宣纸,借着月光读了两遍:“我看看,竖排版繁体字文言文有点费力啊……这写的全是《诗经》嘛。‘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她丈夫没回来啊?这是想象丈夫归来吧……‘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察觉丈夫抛弃她了,唉……‘有女仳离,条其啸矣。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完了,变怨妇了。可这鬼的心路历程给我看了有什么用吗?让我用心理咨询和嘴炮击败她?”

  宣纸上的字迹开头处尚隽秀,结尾处则已扭曲了,透过这薄薄两张纸,她能窥见这笔迹主人心情的起落。但就没头没脑的几句诗经,她实在发掘不出什么线索,只好先把纸卷起来塞进了袖子——她穿着一套宽袍大袖的衣裳,浅灰色棉麻质地的交领上衣,藏青色麻质的裙裤,倒是和眼下的游戏场景相当契合,就是色彩素得近乎单调。

  随着完全集中的注意力从纸上分散开,青冢冷注意到了房内的些微变化:“嗯?好像变凉快了?噪音也变大了,只是还是分辨不出声源在哪儿……是鬼搞的鬼吗?”虽然觉得“鬼搞的鬼”这个说法有笑点,她却完全笑不出来,惊吓值仍旧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一次波动:“呃,这不会是某种flag吧?”

  就算是flag她也无能为力,毕竟关于这个鬼宅她现在几乎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如何破解。她转了一圈,确定房门没锁,翻窗出去也不会受到阻挠。犹豫两秒,她还是把目光停在了桌上的瓷瓶上:“果然还是要看一眼这个才安心啊……女鬼送给丈夫的第一件东西,应该能唤起点甜蜜的回忆之类的吧?就算是即死flag我也认了!”事实上,这瓶子的确是个陷阱,因为房间门窗大开,玩家看似可以不理会它直接离开,可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一定时间内不碰瓶子,才会真正触发死亡flag,不过这些青冢冷是不知道的。

  她从行囊里抽出一把剑。

  【名称:藏锋】

  【类型:武器】

  【品质:精良】

  【攻击力:较强】

  【属性:金】

  【特效:微弱克木】

  【备注:据野史记载,此剑出自铸剑大师欧冶子再传弟子之手,但考其形制,似与历史背景不符。】

  她摆着随时要一剑劈下去的姿势靠近了瓶子,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碰了碰瓷瓶。刹那间,斗转星移,天光大亮,屋子还是那间屋子,身边的环境却完全变了样,明显不再是毫无生气的鬼宅,一桌一椅都带着“人气”。房门虚掩着,有琴声幽幽传入她的耳廓。

  “咦,这曲子没听过,不过弹得真好。”青冢冷在惊吓值剧烈起伏后首先关注错了重点。她蹑手蹑脚地靠近门,从门缝里向外望去——然后她发现自己的头穿进了门里。她吓得险些叫出声来,忙不迭把头缩了回去,又伸手试了试——果然,她的手毫无阻滞地穿过了门板。她再次看向门外,发现一古装女子端坐正厅内抚琴,眉眼低垂,神情专注,旁边一男子脸上带笑,温柔地注视着女子。看这情形,毫无疑问是原先居住在此的夫妻二人。他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青冢冷的存在。

  “要不要出去看看呢?”青冢冷又犹豫了,“我现在应该是个‘幽灵’,按常理即使我大摇大摆地出去晃三圈他们也不会发现,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这俩如果是鬼魂,那就说不准了。可是,这场景必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一定有什么线索在内……”出于兴趣爱好,她最先注意到了女子正在弹奏的音质颇佳的古琴。“是琴?或者琴谱?还是别的?”

  一咬牙,她透门而出。

  “很好,没反应。”她攥紧左手,飞快地扫了一圈正厅内的布置,期间惊吓值稳稳保持在50%以上,“基本正常——等等!北宋人一般会在墙上挂四大神兽的吗?”

  这间厅堂的北墙上挂着一幅尺寸巨大、装裱精致的画,画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栩栩如生,竟似工笔画法。

  青冢冷凑近了想仔细观察,不料途中变故陡生,就在她接近到一定距离时,那一男一女竟同时转头看向她,两双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已成了纯黑的鬼瞳。

  “!!!”青冢冷刷的举起剑,惊吓值瞬间攀上90%。

  妻子微微一笑,配合她此时的面容显得诡异无比,接着她整个人自下而上散成了几股黑烟,其中一股绕着琴,另外几股全部注入了丈夫的身躯。男鬼瞪大了眼睛,表情扭曲,双手掐着自己的喉咙,发出无声的嘶吼,明显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突然,他纵身一扑!

  “啊——!”青冢冷终于忍不住——虽然她其实没有刚才害怕——尖叫起来,明明武器在手,却下意识地甩出一个防御技能。

  【名称:八卦-艮】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灵术】

  【效果:制造一个形状不定的灵力场,阻隔灵力场两侧的攻击,对水属性攻击有更好的防御效果(冷却时间60秒)。】

  【消耗:体能值100,最大灵力值的8%。】

  【学习条件:灵术专精C】

  【备注:其实这个技能的效果与名称没有必然联系,名称只是个符号而已,各种意义上的。】

  那鬼来势汹汹,冷不丁猛地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震出几缕黑烟来。经过这么一下,他似乎冷静了下来,没有眼白的双眸盯住青冢冷,却不再攻击。她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自己用对了技能。这可是噩梦难度的剧本,刚才那一下如果挡不住,恐怕那鬼不会就此停手,而自己一个专精灵术和医疗的非战斗型玩家,无论如何都没有胜算。

  鬼安静了几秒,忽然用嘶哑的嗓音问道:“我有错吗?我满腹才华,不求立身朝堂一展宏图,难道应该困死在这穷乡僻壤吗?我有错吗!”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情绪越来越激动。

  “这……”青冢冷心念电转,“问话的是丈夫,根据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是不甘心被妻子鬼魂索命而死,想讨个说法,那么应该答‘没有’是吧……”

  “说!”鬼的表情狰狞,身上黑烟缭绕,眼见着再听不到回答就要扑上来。

  青冢冷心里清楚,别说她技能还没冷却,就算已经冷却完毕了也没用,看这鬼的架势,显然在酝酿一次即死攻击,如果这个问题答错,只有死路一条。她又急又惧,惧极生怒,以牙还牙地吼了回去:“有啊!”

  鬼停住了,接着化作黑烟散去。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夜晚的鬼宅,面前的桌子上散着几片碎瓷。她知道,自己赌赢了。

  “可惜……我最喜欢天青色的瓷器。”青冢冷又重点不对了一次,接着注意到了环境的再次变化:“好凉!温度在不停地下降吗……是随时间下降,还是随触发的flag下降?肯定是某种限制,超过极限值说不定会被冻死。噪音也变大了不少,好像还混了别的声音?……是琴声!是刚才那张琴的音色没错!这一定是什么flag,啧,怎么破解呢?”

  她的紧张得手心冒汗,耳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得飞快。环顾四周确认没有遗漏后,她推门而出,来到正厅。噪音顿时弱了下去,但并未完全消失,温度则完全没有变化。

  “原来如此,噪音是提醒我不能在一间屋里停留太久,不然会被BOSS攻击是吧。温度则是对剧本探索时间的限制,照这个下降速度来看,这剧本肯定很短。”青冢冷迅速推断出了情况。

  正厅里空空荡荡,一眼就能看个透彻,家具只剩下琴桌琴凳孤零零地摆着,古琴已消失不见。唯一可疑的仍是墙上那幅画。画上白虎、朱雀、玄武都黯淡无光,唯有青龙色彩依旧鲜亮,栩栩如生,充满灵气,在月光下仿佛要腾飞而出。对此她毫无头绪,只能先暗自记下,然后走向正厅西侧的另一间房间。

  这似乎是一间书房,三面墙壁都靠墙立着书架,上面堆放了不少线装古籍,地上还掉着一幅画。青冢冷先把画捡起来扫了一眼,是一幅人物画,画上女子姿容秀丽,身披鲜红色长斗篷,怀抱琵琶囊,目光望向渺渺远方的故国——

  “昭君?”她一眼就认了出来,毕竟取了这个ID,她对这位悲剧人物还是比较了解的。“什么意思?昭君出塞还是美人掉在地上?呃……昭君掉在地上?哦——我明白了!是那个字谜,‘有女落地名昭君’!昭君名王嫱,女落地即‘墙’。好吧,这有什么用?这房子里那么多墙,有哪面墙很特殊吗?”

  这幅画的物品说明里标注了“不可带出剧本”,也就是说这个字谜的答案很可能会在剧本里用到。青冢冷收起画,把目标转移向周围的书。但很快她发现书架上的书都字迹模糊,无法阅读,唯一清晰的是书桌上的一本小册子。她大略翻了翻,小册子约莫是某个闲散文人的随笔,主要介绍了余镇的风土人情、历史变迁,其中提到,城北一带许多院子都经过翻修,在原先的基础上扩建出了新的后院。

  “也就是说,妻子所葬的后院是后来扩建的。”青冢冷放下书,眉心紧蹙,“所以说这条线索意义何在?跟墙、青龙有什么联系?我现在知道后院的墙是新的,前院的墙是旧的,然后呢?不会让我去找什么密道或者法阵的阵眼吧,这院子结构简单得根本藏不住东西啊。”

  她在书房已经停留了许久,耳边若有若无的噪音又逐渐变大了,只是这次,夹杂在噪音中的琴声变得清晰了一些,低沉顿挫,她从中听到了熟悉的旋律:“这是……《古琴吟》的调子!原来如此,这个谜题和《古琴吟》背后的传说有关。”

  相传苏东坡携妓游琼州红佛寺,该妓因疾而殁,以琴殉葬。后苏东坡又夜宿此地,闻窗外墙下有一女子悲歌。翌日,苏轼下令掘地,见词一阕,其词曰:“音音音,尔负心,尔负心,真负心,辜负我,到于今。记得当年低低唱,浅浅斟,一曲值千金。如今抛我古墙阴,秋风荒草白云深,断桥流水无故人。凄凄切切,冷冷清清。凄凄切切,冷冷清清。”
  民间传说的版本众多,还有的版本说寺外古墙下掘出一方石匣,其中有一古琴。但无论哪个版本,都与青冢冷的这个剧本有契合之处。
  “这噪音里一定一直混着琴曲,我刚才没能分辨出曲调,是因为《古琴吟》开头都是泛音,音量太低以致于被噪音覆盖了。现在的琴声、之前幻境中妻子所化的黑烟缠上古琴,都说明这个剧本与琴息息相关。昭君的谜题则是对应‘如今抛我古墙阴’,既是古墙,一定不在新建的后院,那就是说前院的某堵墙下埋着妻子的琴。四大神兽图,只有青龙亮着,说明重点在于它作为青龙在四神兽中的专属特点,那么指的是‘东方’的墙,还是指墙边有‘木’呢?不对,‘木’这个属性未必指树木,花草亦可,而前院里全是杂草,这就没有辨识度了,看来指的是‘东’。”她边思考边快步走出了书房。由于全神贯注于解谜,这会儿她的惊吓值倒是在下降。“但还有与传说不同的地方,根据片头CG来看,这个剧本最终的BOSS肯定是妻子的鬼魂而不是琴,琴只是个重要道具而已。那两张纸还没有得到解释,前后院还没有去过,琴声里还有噪音……”

  她径直绕过厅堂正中的墙壁,走向通往后院的门。手按在门上的那一刻,耳边刚消下去的噪音突然放大,完全盖过了琴音,仿佛有人在她耳边用指甲刮黑板,听得她浑身发毛。同时打开一线的门缝里渗出丝丝黑气,飘飘悠悠,像有重量一样缓缓坠地。她惊得触电般收回左手,“砰”的一声带上了门,拔腿就跑,一路冲过中庭和门厅来到前院,那噪音才渐渐消退。

  “哈啊……呼……”尽管没跑几步,青冢冷却喘得厉害,这不是因为体力消耗,而是恐惧所致。平复了一会儿,她仍旧惊魂未定:“刚才我要是开门就直接撞上大BOSS了吧!看那鬼之前的表现,这跟触发了即死flag一样啊!”

  过了好久,她终于能把精力集中到解谜上:“刚才撞鬼的时候,噪音很大,琴音却没有变化,被噪音盖掉了,这有何意义?如果妻子的鬼魂附在琴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效果,同时出现,又好像在相互制衡……嗯,姑且试试。”

  青冢冷舔舔嘴唇,低声喃喃道:“丈夫一心仕途,又被京城的莺莺燕燕迷住,将妻子抛在老家不闻不问。妻子郁郁而终,满腹怨恨,请乡邻将她葬在自家院子西北角的槐树阴下,就是希望能够化成鬼魂,有朝一日把丈夫也拖入地狱。她以琴殉葬,却又舍不得爱琴染上阴气,便把琴葬在院子里离她最远的东南角,古墙下。不料,化成鬼魂后她仍是附在了唯一的陪葬品——琴上。古琴有灵,以琴曲哀悼着主人和自己的命运,同时也化解着主人不断增长的戾气,后院是鬼魂的力量占上风,前院则是古琴的灵气为主,二者平衡,将闹鬼事件始终限制在这间院子里,没有祸害到余镇百姓。唯一的受害者就是多年后返乡的丈夫,他带回的瓷瓶不仅没能护住他,反倒成了妻子的鬼魂对他施加影响的媒介,原本只是做噩梦,他碰了瓷瓶后噩梦却成了现实。那个瓷瓶早已碎裂,丈夫的鬼魂实际上也处在妻子的控制之下,我看到的完整瓷瓶,其实也是幻境的一部分而已。从一开始,我就在妻子的鬼魂制造出的幻境——不,鬼境里。”

  【世界观已破解,玩家:青冢冷,获得100点技巧值奖励。玩家可在任务菜单的拓展选项中阅览该剧本的世界规则。】

  【主线任务已更新】

  【隐藏任务已触发】

  【度化妻子的鬼魂,获取你的专属灵能武器】

  “欸?”青冢冷愣住,“灵能武器?那是什么?”她打开菜单扫了一眼,发现“逃离鬼宅”已经被划掉,下面多了一条“破解鬼境”,隐藏任务也添了上去。

  不论灵能武器是什么,完成隐藏任务总不会是坏事。目前的任务走向已经很明确了,鬼魂就在后院,但不论是打BOSS还是度化鬼魂,把琴挖出来绝对是有必要的,她自己的战斗力实在拙计,正面硬上属于找死行为。她快步来到前庭的东南角——虽然她其实不分东南西北,但根据片头CG中坟墓的位置,结合院子的布局,这点可以推断出来——用了第二个技能。

  【名称:八卦-兑】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灵术】

  【效果:使3m*3m*9m范围内的泥土地变为柔软可控的沼泽地,持续60秒(冷却时间六十分钟)。】

  【消耗:体能值100,最大灵力值的8%。】

  【学习条件:灵术专精C】

  【备注:这确实是一片沼泽地,只不过泥浆的颜色诡异了点而已,切勿想歪。】

  说真的,青冢冷觉得这技能效果还不错,在特定场合很有用,就是那条备注她很想假装看不见,可惜办不到。

  泥地自行分开,泥浆翻涌而上,托起一个纯黑色的石匣。青冢冷打开匣子,一张古琴静静地躺在里面,琴面在月色下泛出墨绿的幽光。这一刻,她耳边细小的噪音终于完全消失了。

  “嗯……这应该怎么用呢?”她抱起古琴掂量着,“弹支小曲能度化鬼魂吗?试试先。”

  似乎这是最正常的做法了——她一点也不想抄起琴去砸人或者砸鬼。

  她小心翼翼地再次走向后院,推开门,一阵飞沙走石,黑烟扑面而来。古琴似有感应,七根弦自发一震,乐音瞬间就将黑气冲得七零八落。

  此情此景让原本缩手缩脚的青冢冷精神一振:“这就好办了。”她两步跨进后院,盘腿席地坐下,将古琴置于膝头,凝神静气,轻轻弹唱起来:“音音音,尔负心……”

  随着琴音绵绵,院子里安静下来。一男一女两个鬼魂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对面,默默听着。这会儿青冢冷全身心投入于演奏,没心思搭理他们,连惊吓值都归零了。

  “……凄凄切切,冷冷清清。”琴音止,余韵不绝。

  院中黑气荡涤殆尽,两鬼都恢复了生前的容貌,只是丈夫脸上全是恐惧,妻子面上却是淡淡的悲哀。

  妻子挥了挥手,似乎解开了什么禁锢,丈夫一愣,随即大喜过望,转眼就消失了。妻子仍在原地,沉默地注视着青冢冷。

  “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青冢冷闭目低叹,“何必自困于此,放手,去追求来世吧。”

  妻子微微笑了,笑中带泪,尽是悲戚。她的轮廓渐渐淡去,最终消失不见。

  【隐藏任务已完成】

  【您已获得专属灵能武器——绿绮】

  【灵能武器与玩家永久绑定,无法被交易、丢弃或破坏,亦无需占用物品栏,消耗灵力值上限的1%可唤出,武器属性将随玩家等级成长。】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您已完成该剧本,60秒后自动传送】

  “终于搞定了……”青冢冷往后一躺,倒在地上,举起手点选了立即传送,“啊啊啊!下次再也不排单人本了!”

End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