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微尘

光速爬墙…求各种无CP粮食…CP吃《火影忍者》柱扉柱、四玖、卡四卡、飞雷神组,《名侦探柯南》新快、柯基、白黑,《惊悚乐园》叹封、伍封、封鸿,《贩罪》顾天……

[仿写]名柯魔快丢手绢(中)

*这个梗是仿写的《HP哈利波特与七彩光球》,再次强调是仿写,仿写,仿写!(顺便向看HP的小伙伴们推一下这篇文,看得我半夜在被窝里笑成蛇精病)


*因为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作者,所以并没有授权这种东西……如果有作者麦田幻想者的联系方式烦请告知,不胜感激!


*报社之作,OOC大大的有……


丢手绢座位图↓


              工藤新一


     服部平次………宫野志保


  工藤有希子…………安室透


 赤井秀一…………………GIN


  世良真纯………………蜘蛛


     小泉红子………白马探


                黑羽快斗


    “游戏开始。”

    话音刚落,十二人就发现自己所坐的扶手椅变成了小板凳,同时一道从光球中射出的蓝光依次在各人身上扫过,速度由快到慢。每个人都多少有些紧张,尽管光球说了这只是个游戏,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但谁知道她的话是否可信?蓝光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有希子身上。

    “那么,第一个是有希子姐姐。”光球跳了跳,飞出一条白色的手绢落在有希子手上。黑羽看到工藤的手无意识地握成了拳,服部目光担忧地在工藤和有希子身上徘徊。

    “啊啦,我是第一个吗?”有希子好像完全没有她儿子的紧张,迈着轻快的步子绕起了圈。

    光球此时又说话了:“那个……你们不唱歌吗?”没人回答,有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那我放背景音乐了啊。”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丢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

    清脆的童音响起,吓得黑羽差点跳起来,循环往复的尖细音色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看到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儿去,黑羽瞬间平衡了。GIN快把手里的枪杆捏断了,安室额角出现了清晰的井字,而赤井像是专和他俩作对一般,火上浇油:“很轻快的曲调,歌词听起来像中文。这是你那里的儿歌吗,光球小姐?”

    “是的。赤井先生对中国也有了解吗?”

    赤井没有回答,因为GIN突然站起来,黑着脸几步追上了有希子,手里赫然是一条手绢。工藤目瞪口呆,不知是该给老妈的勇气点赞还是该批评她的莽撞。

    “什么嘛,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有希子甩开GIN的手,“你把女士都弄痛了。”

    光球感觉到GIN愈发旺盛的怒火,连忙开口:“第一轮,工藤有希子输了,请抽一张。”说着木箱飘到有希子面前。

    “怎么这样……”有希子露出颇孩子气的沮丧表情,伸手在箱子里捞了捞,手指夹出一张纸条。

    “拥抱右手边第三个人10秒……”有希子把纸条上的内容读出了声。大家的目光齐齐转向了小泉,当事人一脸茫然,好像受到了惊吓。工藤长松了一口气,如果“惩罚”都是这种恶作剧性质的,倒确实如光球所说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不,精神伤害除外。在场的人几乎都在心里脑补了一下“如果我抽到这张纸条”,然后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

    “魔女小姐!”有希子毫无心理障碍地扑了过去,将小泉一把搂在怀里蹭,“红子——可以叫你红子酱吧?”

    “可、可以……”小泉目光呆滞,对有希子亲昵的举动不知作何反应,从没被人这么抱过的小泉感觉自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呐,能和我讲讲关于魔法的事吗?”有希子激动地问,“女巫?占卜?诅咒?爱情魔咒?能让人永葆青春的魔法?还有,红子酱这么漂亮,是不是有什么能让人变美的魔法?”

    “喂喂,越来越奇怪了啊老妈……”工藤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小泉。黑羽又回忆起了儿时的“惨痛”往事,呵呵两声,也同情地看着小泉,不过他发现,小泉居然……脸红了?真的假的啊?

    “10秒钟已经到了,有希子姐姐,可以继续下一轮了。”黑羽觉得光球的声音也有点无语,因为有希子好像抱着小泉不想放了。 

   “啊,已经到了吗?”有希子看上去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小泉——所以说老妈你够了啊!工藤刚想吐槽,却敏锐地发现了自家老妈的不对劲,接着他不由翻起了半月眼。

    “……”小泉拿着丢在身后的手绢,看着对面笑眯眯的有希子无言以对。

    “果然……”工藤一边为老妈爱恶作剧的性子汗颜,一边庆幸恶作剧的对象不是自己。

    小泉认命地走向箱子,有希子则在小泉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热情地向黑羽打招呼:“快酱!还记得我吗?”

    黑羽僵了一下,然后用他最灿烂的笑容对有希子说:“好久不见有希子姐姐!你看起来变得更年轻了!”说着手指一搓,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就出现在指间。

    有希子心情很好地接过玫瑰:“快酱还是这么卡哇伊,不像我家新酱,长大了都不可爱了。”说着幽怨地瞄了工藤一眼。二度躺枪的工藤无语凝噎,暗暗腹诽对面那个和自己长着同一张脸,却完全不要脸的家伙。黑羽幸灾乐祸地冲工藤一笑,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红子对着纸条读道:“朗读白黑同人——‘白黑同人’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光球兴奋地回答:“这个你看看就知道了。”随着光球的声音,一叠A4纸出现在红子面前。她走上前翻了翻,对黑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问光球:“是在这里当众读吗?”

    这种不祥的预感是什么……黑羽不安地动了动。

    “是的,最前面的话也要读哦。”

    “本文为白马探x黑羽快斗的同人作品,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白马瞬间懂了,犹豫了一会儿,估计说了也没用,还是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黑羽不祥的预感在加剧。

    “月色如水,白衣的怪盗静静伫立在天台一端,举起手中的宝石对着月亮……”黑羽受到了惊吓,这是身份暴露的节奏?工藤和服部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双双盯着黑羽,盯得他冷汗直冒。

    “‘基德!’金发的侦探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天台入口。基德转过身:‘这次的动作很慢嘛,白马侦探。’白马平复呼吸,理了理因为奔跑而变形的衣领,向怪盗伸出右手:‘别闹了,快斗,把宝石还回来吧,都十二点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糟、糟糕……黑羽表情出现了空白。

    “果然,你就是基德。”工藤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黑羽压力更大了,他看到工藤从口袋里拿出小本子,“黑羽快斗是吗。”

    不好!黑羽内心急得团团转,面上却还是得挂着扑克脸:“诶等等,不是说纯属虚构吗,你们怎么就信了……”

    及时雨光球出现了:“黑羽君不用那么紧张啦,我说过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们回去以后都不会记得的,拿本子记也没用哦,工藤君,服部君。”两个侦探动作一滞,黑羽大大松了口气,随即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文章的不对劲:“喂,我什么时候和白马那家伙这么熟了?”

    白马以手扶额两秒钟,小泉笑得恶意满满:“所以是纯属虚构哦,黑羽君。”

    当情节进行到白马把黑羽推到墙角吻上去的时候,黑羽“哐”的一声栽倒在地——他终于想通了什么叫白黑同人。

    “卧槽这不可能!”黑羽从草丛里抬起头,满脸悲愤,“我怎么可能和白马那家伙!还有为什么我是受?”

    “哦呀,所以你的问题是‘为什么是白马’和‘为什么我是受’,而不是‘为什么我是基佬’咯?”小泉笑得更开心了。黑羽的表情已经由悲愤转变到生无可恋,他仿佛看到一颗粉红的少女心“咔”的一声裂开,露出了漆黑的内在,里面装满了腐。而且他很不理解为什么白马自始至终那么淡定,是的,他忘了白马是来自腐国的侦探。旁边,工藤和白马简直不忍直视黑羽的表情,那惨状,让他们都不好意思笑出来了——

    “噗哈哈哈哈哈……”服部的笑声回荡在圈子上空,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而不绝。一起笑的还有世良——她还记得上次基德把她弄晕扔在男厕所的事,这次看到基德吃瘪,她心里那个爽!

    黑羽恶狠狠瞪着他俩,我记住你们了!

    度秒如年地挨过了小泉的朗读,黑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甚至连小泉把手绢扔在他背后都没注意到。当他卧着槽拿起手绢的时候,小泉一句话就把他钉住了:“难道大名鼎鼎的怪盗基德会追着淑女不放吗?”

    ……你赢了。黑羽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最后还是一咬牙,走向了木箱。

    “和你正对面的人深情对视6秒。P.S.据说两人在对视6秒以后就会产生爱情哦。╮(╯▽╰)╭”后一句话他没读出来,是光球代劳的,语调充满了幸灾乐祸——至少在黑羽听起来是这样。

    第三次躺枪的工藤眼神死,在听到一旁的服部撺掇他快上的时候狠狠瞪了过去,但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黑羽对面。两人同时深呼吸——对视——1、2、3……卧槽名侦探的眼神要不要这么犀利!黑羽在工藤侦探气场全开的目光下愈发心虚,此刻他无比怀念那身怪盗服;而工藤也不好受——基德的表情实在是好笑,他觉得自己的脸快绷不住了。平时过得飞快的时间此刻却好像蜗牛爬一样令人心焦。

    “时间到!”光球的声音此时如同天籁,两人触电一般移开目光,工藤两步跨回座位,颇为狼狈地一屁股坐下来,而黑羽还得拿着手绢绕圈圈。他眼珠一转,对白马露出挑衅的笑容:“白马你要跟我比比速度吗?”

    “乐意奉陪。”白马毫不犹豫的挑衅了回去,四周的人似乎能看到两人之间迸射的敌意的火花。

    ……蜘蛛拿起手绢,看着跑出去一大段的黑羽一声低笑,仿佛很有兴致,没有去追,径直走向木箱。

    这次是光球读了出来:“朗读秀透同人。”

    “什么?!”世良一声惊呼。

    经过刚才一轮,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GIN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赤井秀一是组织的头号敌人,Bourbon也和他不对头,看这两人倒霉他很乐意。赤井微皱眉,没说什么;安室则用冰冷的眼神刺向光球:“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嘛嘛不要这么认真嘛这只是个游戏而已大家都知道不是真的。”光球用有些急促的声音蹦出一长句话。安室冷笑,黑羽怀疑如果不是被限制在椅子上,此时这位Bourbon先生早已在光球身上开了个洞了。

    幸运的是,这篇同人只是暧昧向,并没有什么两人之间明确的情感表达;不幸的是,蜘蛛先生似乎很乐意看到别人恼火的样子,用他低沉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将二人相处的部分读得抑扬顿挫,充满感情,听得黑羽都要觉得这两人之间真的有什么了——这成功地把赤井、安室和世良的仇恨吸引了一部分过去。不过不幸的事还不止于此。

    “……赤井平稳冷静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请你看清真正的敌人,虽然立场不同,但你们的性质和我们是一样的,都是咬住组织不放的狼群,不是吗?Bourbon——不,降谷零君。’”

    ……WTF!安室切身体会到了黑羽刚才的心情。

    赤井第一反应就是盯住GIN;工藤的目光则关注着着GIN和安室两个人;服部惊疑不定地向工藤求证,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也看向GIN和安室;宫野愕然,从久远的记忆里翻出了降谷零这个名字,神色复杂;世良一时间沉默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至于黑羽……他心中又是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去:既然是卧底你装那么像干嘛!上次差点被你炸死啊!要不要这么入戏啊喂!

    GIN阴冷的目光转向安室。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直接面对的安室已经再清晰不过地感受到了GIN的怒火和专属于GIN的、冰冷狠毒的杀气。他一声假笑,满不在乎地用一贯的嘲讽眼神与GIN对视。

    “哼,Bourbon。”好一会儿,GIN才移开目光。随着两人间冰结的气氛裂开,安室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此时他愈发痛恨那个莫名其妙的光球,却也庆幸回去后这些记忆都会被遗忘,尤其是GIN的。他右手边的宫野虽然没有直接面对GIN,但那一丝泄露的杀气就足以让她浑身僵硬,此时好不容易松懈下来,正大口喘气。其他人刚才也被两人散发出的冰冷气场震住,自始至终神色不见变化的只有赤井秀一——或许还要加上同为顶尖杀手的蜘蛛,因为他朗读文章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此时已经读到最后一段,很快就结束了惩罚。

    随手扔掉读完的文章,蜘蛛不紧不慢地开始绕圈,他的步伐频率、声音一直恒定不变,让人捉摸不透。不过始终保持警觉的白马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背后的手绢,可惜无论外表如何,蜘蛛都是顶尖杀手,速度远不是白马这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可比,白马只能咬牙看着蜘蛛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小泉和黑羽同时不舒服地皱皱眉,黑羽挂起了扑克脸,一边在心里抱怨自己的运气——左边蜘蛛,右边GIN,还能更背一点吗?

    白马抽出纸条:“请在七分钟内设计一个迷宫,让在场的任意一个人在一分钟内解不出来。P.S.可以指定在场任意一人帮助。”

    光球用平板的语调干巴巴地问问:“你选择谁来解谜?”

    白马看着蜘蛛,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蜘蛛貌似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我可是幻术师,迷宫是我的领域。你不考虑换个人吗?”

    “没那个必要。”白马没中这明显的激将法,但还是颇为自负地一笑。

    “那么,你指定谁来帮助?”

    “……”白马沉吟了一下,“走迷宫,怪盗基德应该很擅长吧?”       

TBC

P.S.如果OOC太严重还请指正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