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微尘

光速爬墙…求各种无CP粮食…CP吃《火影忍者》柱扉柱、四玖、卡四卡、飞雷神组,《名侦探柯南》新快、柯基、白黑,《惊悚乐园》叹封、伍封、封鸿,《贩罪》顾天……

[仿写]名柯魔快丢手绢(上)

*这个梗是仿写的《HP哈利波特与七彩光球》,再次强调是仿写,仿写,仿写!(顺便向看HP的小伙伴们推一下这篇文,看得我半夜在被窝里笑成蛇精病)

*因为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作者,所以并没有授权这种东西……如果有作者麦田幻想者的联系方式烦请告知,不胜感激!

*报社之作,OOC大大的有……

丢手绢座位图↓

                  工藤新一

      服部平次………宫野志保

  工藤有希子……………安室透

 赤井秀一…………………GIN

  世良真纯………………蜘蛛

     小泉红子………白马探

                 黑羽快斗

    当黑羽快斗醒来时,他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昨晚他在作为怪盗基德行动后是回到自己家的,并且他确切地记得自己是换掉怪盗的礼服后睡在床上的,为什么现在他却以端正的坐姿坐在一把木制扶手椅上?黑羽瞬间警惕了起来,脑中飞快地闪过一连串可能性。最后,他打定主意,怀着直面组织的决心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什么情况?

    眯眼的状态并未持续多久,黑羽很快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超过了黑羽最荒诞的梦——他一睁眼,就看到对面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再三确认不是镜子后,黑羽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正坐在工藤·17岁版·名侦探·平成的福尔摩斯·新一对面。然而仅仅如此还说不上荒诞,真正让他惊讶的原因是周围坐成一圈的人。他左手边依次是他的魔女同学小泉红子;上次在列车上见到的女汉子侦探;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长得和那侦探妹子有点像,他记得这人在名侦探身边出现过;名侦探的老妈工藤有希子,那句“漂亮是不能和阿姨连在一起的”让他记忆犹新;还有关西的黑皮名侦探,记得是叫服部平次。右手边是假洋鬼子白马探;幻术师君特·冯·高德博格二世,也就是杀手蜘蛛;然后是一个不认识的有一头银色长发的男人,穿得一身黑,好像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是黑帮之流的人物;接着是上次在列车上遇到的黑肤金发的男子,说过自己叫Bourbon,想想那次险死还生的经历黑羽还感到后怕;再后是一个茶色短发的女子,样子很像和名侦探一起行动的那个小姐姐,名字好像是灰原哀。正对面是熟人工藤新一。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头顶是碧蓝如洗的天空,脚下泥土与小草的触感分外真实,只是这十二把凭空冒出的木制扶手椅显得格外突兀。黑羽看着眼前这一幕,默默地把眼睛闭上:“我一定还在做梦一定还在做梦……对了!”他抬手狠狠一掐——

    “嘶……疼!”白马探睁开眼:“黑羽君?你掐我干嘛?”接着他发现了周围的情况,“这……是怎么回事?”白马微微皱眉。这时候,周围的其他人似乎也被他们发出的动静惊动,陆陆续续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这是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

    “赤井秀一!”这是GIN和安室透。GIN下意识地抬手就是一枪,枪里没子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什么无形的力量限制住了。在努力两次未果后,他迅速观察判断了一下形势,因为情况过于诡异,决定看看再说。一旁的安室透此时也冷静下来了,只是扫视一圈后就恨恨地盯着赤井秀一。而赤井在最初一瞬间的慌乱过后就不再有行动,只是目光温和地看了看身旁的世良真纯。

    “秀、秀哥?!真的是秀哥?”世良睁眼第一个看到的是赤井。

    “啊啦,好像遇到什么很有趣的情况了呢。”工藤有希子虽然不能站起来,但还是兴致盎然地看着四周的人,“新酱!你变回来啦!啊怎么办,好像还是柯南比较卡哇伊啊……”

    “喂喂老妈……”

    小泉红子和蜘蛛一言未发,一个在判断自己是不是被人施了魔法,一个在判断自己是不是中了别人的幻术。

    宫野志保强忍着恐惧和疑惑,不易察觉地往工藤的方向靠了靠。

    在大家都初步冷静下来以后,第一个开口的是赤井:“想必大家都发现了,我们遇到了一点特殊的状况。”安室一声哼笑,GIN抽出了一根烟点上,咬在嘴里。工藤和服部、赤井对视一眼,相当于互相了个招呼,然后目光锐利地在GIN附近扫视。

    “我是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这里的。”赤井接着说下去,“我警觉性很好,但没有发现有人在夜里接近我,就好像凭空转移到这里一样。身体状况正常,但身上的衣服、带的东西和原来不一样。现在因为未知原因无法从这把椅子上站起来,也无法触碰、攻击其他人。”说到这里他扫了一眼GIN,“目前发现的情况就是这些,这里的诸位有什么想法?”

    “我也一样。”第一个回答的是黑羽,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工藤忍不住又看了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眼,暗暗产生了一些猜测。

    黑羽转头问小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红子?”

    “残念,这不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魔法。”小泉用食指挑起一缕暗红的发丝,貌似轻松地说。但黑羽看到她的眼神一直紧张地瞥向蜘蛛。

    “不用这么紧张,魔女小姐。”蜘蛛低笑起来,“这也不是幻术。能让我中幻术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

    白马对自己紧挨着蜘蛛的座位很不满,但良好的教养让他并未表现出这一点。听到蜘蛛的话,他冷哼一声:“蜘蛛,你的话的可信程度还有待考量。”

    蜘蛛又笑起来,似乎是见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一样,用一种令白马很不舒服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调整了一下坐姿,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十指交叉自然置于膝上,气质闲散而又优雅。

    工藤在听到“魔法”的时候皱了皱眉,听到“幻术”又皱了皱眉;服部愣了愣,不过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关于魔法是否存在的问题;赤井表情没什么变化,但世良觉得秀哥一定在内心吐槽过了,因为她就是这样;GIN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不屑一顾,安室的反应和GIN很像。只有有希子激动地问小泉:“啊!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魔女小姐?”另一边工藤半月眼。

    小泉没有回答,因为此时场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在他们十二人围成的圆圈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光球,盈盈跳动着,洒下柔和的光晕。黑羽一愣,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光球说话了——光球说话了?!

    “早上好!看来大家都醒了,休息得怎么样?”光球里传出轻柔的女声。

    “早上好,光球小姐——是小姐吗?”只有有希子回答了。

    “是的,有希子姐姐,你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光球跳了跳,黑羽莫名觉得它,或者说她是在微笑。有希子抱着“姐姐”两个字满足地陶醉了一下,顺便看了工藤一眼,好像在说“看人家多懂事”。躺枪的工藤眼神特无辜。

    “看起来你对于我们现在的状况了解得很清楚,能否请你说明一下?”赤井用的是问句,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光球又跳了跳:“这里不是你们原来的世界,是由我掌管的一个亚空间。请放心,这里发生的事不会对你们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等你们回到原来的世界以后还是在原来的时间点,也不会有对这里发生的事的记忆。”

    “那怎样才能回去?”赤井没有说什么“快送我们回去”之类的话,他很清楚既然这个光球把他们找来,就不会什么也不干地再把他们送回去。至于“亚空间”是什么鬼那并不重要,反正问了回去以后也会忘记。

    黑羽觉得光球似乎变亮了,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属于怪盗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果然,光球闪闪地回答道:“玩个游戏。”

    “……哈?”服部挠挠头,“什么游戏?”

    “丢手绢!”

    迷之沉默。

    见没人接话,光球继续兴高采烈地说:“规则很简单,十二个人围成一圈——啊,这个你们已经完成了,我会通过随机抽取的方式选取一个人作为开始,送一条手绢给你,然后其他十一个人保持坐在原位,选一首歌唱——记得不断重复。被选中的人必须围绕着圆圈的外围不断转圈,找机会把手绢丢到某一个人的背后,并小心不被发现。如果那个人发现身后的手绢,要抓起手绢去追赶丢手绢的人——跑动过程都围绕圆圈——后者要努力不被追上,逃到对方的位置上坐下。如果他成功了,那么追赶的人必须接受一个惩罚,并开始新一轮的游戏,如果他被抓住了,则也要接受一个惩罚,并重新开始。当然,惩罚将会随机抽出。”

    伴随着它的声音,一个木箱出现在半空中,漂浮不定。

    沉默在继续。工藤犹豫了一下,谨慎地措辞问道:“对不起,这听起来像是……某种儿童游戏?”

    “是的是的,这是几十年前我们那里的幼儿园和小学非常流行的游戏哦!”光球看起来更激动了。黑羽觉得GIN和安室都在试图用目光杀死光球。似乎被他俩的目光吓到了,光球抖了抖说:“游戏一共十轮,结束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当然,如果不玩,你们就得永远呆在这里。”

    工藤和赤井目光同时一沉,赤井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怒火。GIN的手指几次扣上了扳机又松下来,最后用阴冷的目眼神扫了光球一眼,抬手压了压帽子:“荒唐。”

    白马强压着怒气说道:“恕我直言,我看不出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

    光球飘近了白马一点:“只是玩个游戏而已嘛,我保证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的。我也是按照要求做事。”

    “不造成任何伤害?”安室假笑,“小姐,你刚才的话已经是明显的威胁了。”

    “事实就是如此,你们可以选择玩或者不玩。”

    GIN动了动。光球突然说道:“你们是无法主动离开这个空间的,只能由我送回去。请不要把这里当成是梦境或是幻境,强烈的痛感刺激并不能让你们‘醒来’,当然,自杀也不行。”

    GIN咬紧了烟蒂。

    “有什么关系,不是挺有趣的嘛!”有希子对着儿子卖萌,“是不是啊,呐,新酱?”

    “呵呵”二字已不足以表达工藤的心情了:“是是是……”

    “说的对,确实很有趣呢。”小泉嘴角挑起,也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斜倚在扶手椅上。

    黑羽惊呆了:“红子你……”他迅速权衡了一下,大大咧咧地往后一靠,“好吧,我无所谓。”

    “那么我也同意。”白马第四次去拿他的怀表然后发现怀表不在他身上。

    蜘蛛一直保持着不变的微笑:“同意。”

    GIN和宫野没反应。

    “嘁。”安室面带不甘,重重向后靠去,表示默认。

    服部耸耸肩:“好吧,虽然我还是看不出来这有什么意义,不过好像还挺好玩的?”

    赤井看了世良一眼,世良对他点点头。赤井环视一圈,对着光球说:“好吧,我们同意。”安室咬牙忍住了和赤井叫板的想法。

    光球看起来是默认了赤井的领导地位,上下动了动算是点头:“你们之中应该还有人不认识吧?接下来在游戏开始之前,不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吗?”末了光球又添了一句:“这里的事等你们回去之后不会有任何记忆,某些顾虑大可不必。”黑羽总觉得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工藤新一,是个侦探。”这次是从工藤开始,众人默认逆时针的顺序。

    “服部平次,”服部的目光锐利起来,“侦探。”

    “我是工藤有希子,新酱的妈妈,请多关照,还有新酱也请多多关照了哟。”

    “赤井秀一。”

    “世良真纯,也是侦探。”

    “小泉红子,”小泉声线婉转,带着一丝魅惑的气息,“魔女。”

    黑羽犹豫了半秒:“黑羽快斗……魔术师。”

    白马似笑非笑地看了黑羽一眼:“我是白马探,是个侦探,请多指教。”

    蜘蛛笑笑:“刚才这位侦探已经说过了,我是幻术师,君特·冯·高德博格,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蜘蛛。”

    GIN依旧不打算说什么,赤井突然开口:“我对面这位是GIN。”黑羽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迅速思考起来,一个Bourbon,一个GIN,这两个人……有什么关系吗?

    安室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颇有阳光味道的微笑:“安室透,私家侦探。”

    最后是宫野,她看起来仍旧有些不安,目光频频瞟向GIN,停顿了几秒才开口说道:“宫野志保。”

    光球又开口了:“最后声明一下,游戏过程中你们可以互相交谈,但除了丢和被丢手绢的人,其他人不能离开座位,也不能伤害到别人。坐在座位上的人只有等丢手绢的人走过去以后才能回头。那么——”

    “游戏开始。”

TBC(?

P.S.有的人物不太了解,如果OOC太严重还请指正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