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微尘

光速爬墙…求各种无CP粮食…CP吃《火影忍者》柱扉柱、四玖、卡四卡、飞雷神组,《名侦探柯南》新快、柯基、白黑,《惊悚乐园》叹封、伍封、封鸿,《贩罪》顾天……

[脑洞]3/4组穿越HP(3)

1.这真不是我的错是地形的错

    “霍格沃茨的楼梯总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它们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摇摇晃晃;有的每逢星期五就通到不同的地方;有些上到半截,一个台阶会突然消失,你得记住在什么地方应当跳过去。另外,这里还有许多门,如果你不客客气气地请它们打开,或者确切地捅对地方,它们是不会为你开门的……”

    “我知道了,你的记忆力很好,你不用背这个来证明的。”

    “不,我只是想强调一下霍格沃茨地形的复杂性,顺便说一句——我们好像迷路了。”

    黑羽和服部仰望着头顶交错变换的楼梯,双双无言。

    “我说关西的名侦探,你不知道路就不要随便带路啊,还有9分钟就上课了!还是我们院长的课!这种班主任一样的老师最恐怖了!”

    “你还好意思说,非要从3楼绕道去2楼的变形课教室结果跑到4楼的是谁啊?”

    “本来都要到了好吗,谁知道走到一半那楼梯会突然转向啊!”

    “……喂,你真的是怪盗基德吗,犯迷路这种低级错误?”

    “……你找一座会动的博物馆给我看看啊。”

2.劫道者画活点地图的动机是什么呢

    紧赶慢赶,黑羽和服部变形课还是迟到了一分钟。两人在麦格教授严厉的目光下莫名地心虚起来,灰溜溜地跑到教室后面坐下。

    黑羽转头就看到一旁坐得端正的白马和工藤,连头发丝都一根不乱,与他们的狼狈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白马你们……我记得刚才服部和我离开礼堂的时候你们还在吃早饭,怎么这么快就到教室了?”

    白马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随手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在黑羽眼前晃了晃:“你不知道吗?按照传统,斯莱特林学院会给新生发一张霍格沃茨的简易地图,防止新生因为迷路迟到而给学院扣分。这个格兰芬多可没有。”

    “真的?借我看看——”

    “很遗憾,”白马一把收回地图,“学院禁止外传。”

    服部纳闷地想,自己怎么没听说过斯莱特林有这个传统?他决定等会儿问问工藤。

    黑羽看着白马温文尔雅的微笑越发觉得他很欠揍。

    谁让你上次嘲讽斯莱特林的银蛇标致的,白马看着黑羽火大的样子心中暗爽。可别把我们和斯内克那种智商不到85的家伙相提并论。

    笑什么笑,不就是张地图吗!黑羽咬牙,大不了我自己画一张!还是3D立体会动的那种!

    当日后黑羽完成了自己的地图,再从双胞胎那儿得知活点地图的存在时心情微妙。

3.精明的斯莱特林

    变形课上,工藤趁麦格教授不注意时悄悄问白马:“你的地图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斯莱特林可没有那样的传统。”

    白马微笑:“你知道的,我的室友是德拉科马尔福。他父亲给了他一张详细的霍格沃茨地图,标出了礼堂、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和教室之间的所有已知密道。”

    工藤记得《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提到过,马尔福是十二校董之一,这样的话能有霍格沃茨详细地图确实没什么好惊讶的,他只是奇怪像德拉科那样的小少爷会这么热心地送室友地图?

    “啊,那是个交换。”白马听了工藤的问题后如是回答。

    工藤瞬间联想起德拉科书包上绣的匈牙利树蜂和白马在对角巷买的那个精致的匈牙利树蜂模型。原来是为了这个买的?

    喂喂……你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不会只是为了向黑羽报复吧……工藤嘴角抽搐。

    教室前排,德拉科偷偷瞄了眼他藏在书包里的模型,暗暗抱怨爸爸不让他把家里的龙模型、龙玩具、龙形抱枕……带到学校里来。

4.坑·队友

    星期五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黑羽将迎来他的第一节魔药课。想到书里对斯内普的描述,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虽然没有正式接触过,但他对斯内普可是一点好感都欠奉——Snape和Snake的读音简直没区别,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姓……

    眼看着上课时间要到了,服部捧着刚从工藤那儿坑来的地图,拉着黑羽前往地下教室,总算没有迟到。就在他们找到位置坐下来的几秒种后,教室门“砰”的一声打开,斯内普黑袍滚滚地走了进来。

    在简洁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开场白(地图炮)过后,斯内普把火力转向哈利波特:“波特!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什么草根粉末放到什么溶液里?哈利懵逼。“我不知道,先生。”

    黑羽看着这一幕,想起书中的这段情节不由得为哈利暗暗捉急。想了想,他小心翼翼地悄悄从本子上撕下一角,写上“生死水”,团成团准备扔过去,但是苦于斯内普一直盯着哈利,找不到机会下手。

    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

    黑羽急急忙忙展开纸团,划掉“生死水”,写上“牛的胃里”,然后紧紧盯着斯内普——他的目光移开了!好机会!

    有所察觉的服部来不及说什么,眼睁睁看着黑羽的手在桌子底下小幅度摆动了一下,纸团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正好落在哈利手边。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黑羽,你在做什么?”

    黑羽对着斯内普漆黑的眼眸感觉自己脖子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什么时候看过来的!

    斯内普挑起一个在黑羽眼中不怀好意的笑,走到哈利旁边捡起纸团。他嘴角的笑容扩大了:“黑羽,你是在炫耀自己的学识吗?格兰芬多扣一分。”

    黑羽欲哭无泪。工藤和白马动作一致地转过脸,很想说我们不认识这个人。

    但这还没有结束,斯内普把目光转向服部:“服部,你坐在他旁边,为什么不阻止他呢?格兰芬多再扣一分。”

    ……服部内心是WTF的。

啊啊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P.S.一年级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变形课好像并不是一起上的,但是剧情需要……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