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微尘

光速爬墙…求各种无CP粮食…CP吃《火影忍者》柱扉柱、四玖、卡四卡、飞雷神组,《名侦探柯南》新快、柯基、白黑,《惊悚乐园》叹封、伍封、封鸿,《贩罪》顾天……

[脑洞]3/4组穿越HP(1)

同时看魔快和HP的我最终还是没忍住……没看过HP的话可能有的地方看不懂?

感觉好OOC啊……性格把握糟糕……

1.少年怪盗之烦恼

    “黑羽快斗!下课到我的办公室来补课!”英语老师“啪”的把试卷狠狠地拍在黑羽的课桌上,上面一个“0”红的触目惊心。

    “什么?!”黑羽吓得猛地跳了起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坐在家里的床上,出了一身冷汗。瞄一眼手机,时间凌晨两点半。

    “啊啊,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啊……”黑羽苦恼地双手抱头,把原本就乱的一头短发揉得更乱了。明明他怪盗基德是智商400的存在,为什么却好像偏偏和英语犯冲?还是说智商400的是夜晚的怪盗基德而非白天的黑羽快斗?那么莫非晚上工作的时候学英语效率会翻倍……不对!黑羽发现自己的思路跑到了奇怪的方向上去,赶紧拉回来。他的英语本来就不好,现在又养成了上课睡觉的习惯……说多了都是泪啊。

    该想想办法了!黑羽坐在黑暗的房间里,一脸深沉。

(我的怪盗服,智商智商加智商……什么鬼)

2.哟,伏地魔

    子夜时分,高楼之上,银月之下,月下魔术师洁白的披风烈烈飘拂。在他不远处,是平成的福尔摩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两人默默对峙着,身旁弥散开压抑肃穆的气氛。终于,工藤开口打破了沉默:

    “……哈利波特?”

    “哟伏地魔!”黑羽左手宝石右手《魔法石》,笑嘻嘻地冲工藤打了个招呼。

    “……”虽然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黑羽快斗逗逼的实质,但工藤还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碎了一地,同时很想一拳揍上去——伏地魔什么鬼!

    下一秒他真的这么做了,只不过足球代替了拳头。

3.怪盗基德——带你逗逼带你飞

    “白马,你居然这么……”工藤看到商议作战计划都要带着《哈利波特》的黑羽,默默把头转向一边笑得温文尔雅的罪魁祸首。

    “是黑羽君问我怎样提高英语的,我告诉他要多阅读,没想到黑羽君在整个书房的英文书里挑中了这一本。”白马耸肩,脸上写满了“没办法”。对于黑羽在莎士比亚和马克吐温之间选了JK罗琳,他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你的书房里居然有这种书!果然是个幼稚的家伙。”

    “在说这种话之前,黑羽就算了,服部君,你能不能先来开会?不要再和黑羽挤在一起看书了。”白马依旧是不愠不火的语调。

    “切……”服部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黑羽手里的书上收回来。

    工藤看着沦陷的队友觉得好心塞——作为与他齐名的关西的高中生名侦探,服部你怎么又跟着黑羽掉节操了!

4.潘多拉的微笑

    “潘多拉……”黑羽盯着掌心里泛着血色光芒的宝石,一时无言。身后,三个侦探刚刚推开天台的门。

    白马一愣:“这就是……”

    话音未落,空中的满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恰好到达中天,潘多拉突然光芒大盛,一时间,一片血色笼罩了天台。

    很快,光芒散尽,但天台上的四个人影竟消失不见,只有空气中隐隐回响着低沉诡异的笑声……(什么鬼)

5.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英语

    黑羽缓缓睁眼,眼前是一片明晃晃的白,同时耳边传来交谈声,听声音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女子。

    “从天而降?!开什么玩笑,阿不思,霍格沃茨内部不能幻影移形。”

    “亲爱的波比,我想我并没有看错。生活总是充满奇迹和惊喜,不是吗?”

    “……我一定还在做梦。”黑羽淡定地闭眼。紧接着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刚才听的说的都是英语!

    “我我我、我英语水平居然这么好?!”黑羽一个鲤鱼打挺垂直坐了起来,满心激动,“做梦都会说英语,以后英语考试再也不用愁了!我一定是天才啊哈哈哈!”

    然后他看到了坐在对面床上石化吐魂中的工藤:“咦名侦探你怎么又变小了?难道我还在做梦?”

    “哦,孩子,你醒了。”

    黑羽心底产生了不祥的预感,转过头:“……邓布利多……校长?”

6.换个世界,作死也不能停

    霍格沃茨的大礼堂中,一年一度的分院仪式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哈利波特!”

    “多么大无畏的勇气啊少年!去吧,格兰芬多的大门为你敞开!”哈利头顶的破帽子打了鸡血般地边抖边喊道。

    格兰芬多长桌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麦格教授正想继续分院,礼堂的边门突然打开了,医疗翼的庞弗雷夫人领着四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少年走了进来,让他们排在了队尾。

    “喂喂,居然真的是霍格沃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黑羽?我只记得潘多拉突然发光,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服部用十一岁的身材穿着他新鲜出炉的巫师袍觉得格外别扭,一口流利的英语中依然能听出顽固的大阪腔——该说大阪腔什么的真是有生命力吗?

    “我怎么知道?已经确定不是在做梦了吧,这下该怎么办?”话是这么说,可黑羽一点都没有发愁的样子,反而兴致勃勃地四处打量。有小泉红子这样的同学,他对任何诡异状况都有良好的接受能力。

    “先看看情况再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查清我们为什么会在一本书里,这和潘多拉又有什么联系。”白马笔走如飞地在随身小本子上整理已知情报。“1991年9月1日19时47分16.05秒……”黑羽以他怪盗基德的见识发誓,能根据世界不同自动调整时间的怀表仅此一块,独一无二。

    工藤自始至终沉默。虽然变小过一次但这不代表他能轻易接受变小第二次,尤其是看到漂浮在餐桌上方的蜡烛以后,他17年人生中坚持的唯物主义价值观彻底碎成了渣,现在正处在三观重构时期。

    “想开点嘛名侦探,至少这次是11岁,比你上次大了4岁呢,身体虽然变小头脑一样灵活……喂名侦探你那眼神——你想干嘛?!别过来啊喂!”


评论(24)

热度(55)